<rt id="ms0c2"><center id="ms0c2"></center></rt>
<acronym id="ms0c2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ms0c2"></acronym><rt id="ms0c2"><small id="ms0c2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ms0c2"></acronym>
芥末堆芥末堆

鋼的琴,繁的花

作者:左希 發布時間:

鋼的琴,繁的花

作者:左希 發布時間:

摘要:在行業的巔峰與沉寂之間,譜寫著人跌宕的一生。

1.png

頭圖:《在黑鍵與白鍵之間》

1

1996年,19歲的遼寧人董宇從營口二輕技校畢業,進入東北鋼琴廠,成為一名油漆工。

那里曾經是中國四大樂器生產基地之一。1956年出口的“東方紅”牌鋼琴,是中國第一次實現鋼琴對外出口。鼎盛時,東北鋼琴廠容納了3000多人就業。

一架鋼琴的12000個零件中有許多必須由手工完成。董宇每天的工作是跟著班組師傅,給鋼琴上漆。把倉庫里的鋼琴沿著軌道一架架推出來,將300多斤的琴體拆卸成塊,取下琴板,推拉、研磨、上漆、拋光、吸塵、擦拭,再小心地重新組裝。

空氣里充斥著油漆的味道,耳邊永遠是隆隆的機器轟鳴。

這一年,14歲的沈陽男孩郎朗參加了中國交響樂團成立的首場演出,擔任鋼琴獨奏。同樣是這一年,《鋼琴藝術》雜志在北京創刊。這一年,廣州珠江鋼琴集團成立。接下來的十年,是中國鋼琴產業勃發的十年。

事實上,鋼琴成規模走入尋常百姓家的開端還要往前。1992年,金頭發、藍眼珠的理查德·克萊德曼到中國演出,刮起了一陣“通俗鋼琴風”??巳R德曼的到來,迅速在中國大地上掀起銳不可當的鋼琴熱,鋼琴一度脫銷。

2

據說,當年有人用五張同樣難以買到的汽車票去換一張鋼琴票。鋼琴廠為了趕進度,改用18磅鐵錘3錘定音。一夜之間,冒出了許多不知名字的鋼琴品牌。

一些國外琴行干脆從東北鋼琴等中國鋼琴廠低價買進后,稍加音色整理,再以高出三倍的價格出售。逐漸地,恰恰是這“技術的最后一道工序”卡住了國產琴的脖子。

年輕的董宇在給鋼琴上漆的間隙,一邊聽師傅調律校音,一邊自己摸索著彈。一頓操作下來,不識譜的董宇彈響了當時流行的《上海灘》。

浪奔浪流。

光陰流轉,來到了2007年。30歲的董宇突然接到了廠辦的電話,要他收拾收拾,去辦理下崗手續。原來,在此之前,國際市場形勢劇變,東北鋼琴出口跌入谷底。廠子已經被一家美國品牌鮑德溫收購。

2.png

據說,當年賣給鮑德溫時,僅庫存琴的數量即便到現在,很多廠家一年的產量都跟不上。與此同時,1500名下崗職工陸續南下,帶動了命運齒輪的轉動,南方一批鋼琴企業就此興起。

3

實際上,這一年的鋼琴行情并不算差。

一些著名的汽車廠商贊助鋼琴演奏會成為常態。上海大劇院門口的“黃?!笨诳谙鄠鳎骸胺彩卿撉傺葑?,只要能搞到票,就能掙到錢?!绷硪贿?,音樂學院門口排起了參加鋼琴考級的長隊,年齡從5歲到18歲不等的少男少女,在年輕父母們殷切的目光中進入考場。

那些年,一些城市學生如果在鋼琴業余考級中獲得9級以上,就能在高考中加10分。這一加分政策直到2008年被取消。2015年,取消體育、藝術等特長生加分項目則是后話。

中國城鎮居民住房變寬也為適應鋼琴這樣的龐然大物創造了條件。根據建設部的統計,2005年城鎮人均住宅建筑面積為26.11平方米,與2000年相比增加了6.4平方米,放一架鋼琴已綽綽有余。

中國城市里的各大階層都試圖加入這場鋼琴的盛宴。

2009年,20歲的天津小伙呂喆成為了一名鋼琴銷售員。老板告訴他,要想賣得好,首先你得懂。呂喆專門跑到山東、湖南,進入當地的民營鋼琴廠做組裝工,熟悉制造加工工藝。從零基礎開始,用七天時間苦學彈鋼琴?!澳菐啄?,很多不具備生產能力的小廠,沒有原材料儲備,只做組裝活,掙快錢?!?/p>

3.png

2010年,“海倫”杯國際青少年鋼琴大賽舉行。次年,統計局有數據,上海成為中國城鎮居民家庭平均每百戶鋼琴擁有量最高的城市,每百戶擁有7.64架。排第二位的是廣東,每百戶4.51架。第三是北京,每百戶4.38架。

鋼琴已然成了人們心中通向社會階層上升的一道階梯。

4

還沒有完。2013年,二手鋼琴市場迅速升溫,年進口二手鋼琴達到10萬臺,進口額超一億美元。隨之衍生出一大批整合廠,從二手琴的檢疫、消毒、熏蒸、調律、美容、翻新再流入市場,價格是新琴的30%至50%,形成了一整條產業鏈。

接下來的十年,生產、銷售、培訓、二手琴進口一路狂奔。最多時,學琴兒童總數達4000萬,占全球總數的80%。

2024年初,鋼琴一下子成為了熱搜詞。在內,到處流傳著“鋼琴崩盤”的說法,在外,有街頭鋼琴師大戰“中國游客”?!皩W琴的人消失了”,“鋼琴不好賣了”,“一半的鋼琴廠倒閉了”。

曾被奉為中產階級標志的鋼琴正在遭遇寒冬。

以珠江鋼琴為例,2023年前三季度凈利潤僅為647.5萬元,同比下降93.54%。與此同時,不管是鋼琴的生產、銷售、培訓,還是鋼琴的賽事、演出、評價,都出現了明顯的下滑和萎縮。

這一點從呂喆那里也得到了部分印證。過去幾年間,呂喆和周圍同伴曾經工作過的鋼琴加工廠相繼倒閉?!笆I的琴廠人少部分人轉行,大部分還是從事與鋼琴相關的工作,有在網上直播賣琴的,也有轉戰大城市做自由調音師的?!焙蛥螁搓P系最好的幾位伙伴,現在替人上門調音,調一次收費兩百。

一些專門從事音樂教育的機構也有感覺:“學生人數只剩高峰期的一半,非周末班收不到學生?!?/p>

5

周瑩有一個8歲的男孩。暑假時她給兒子報名了家附近的鋼琴學校,一次性預繳了7200元。課程是一對一,每周一節,每節300元。為了支持孫子,孩子爺爺還掏了3萬多,給買了一架琴。

整個學期,周瑩帶兒子上了22節課。學校多次提醒周瑩該續費了,一次比一次急迫。糾結了幾次,周瑩給出回復:“我們放棄,不學了?!?/p>

造成周瑩放棄的理由有四項:一是孩子抗拒心特別重,每個周六上課前后,家里的氣氛都很緊張;二是他們夫婦不會彈琴,兩個人工作壓力都在加大,越來越難做到長期陪伴;三是考級、學樂理還得另付費,目前家庭經濟狀況不穩定,不想再消耗;四是兒子晚上做完作業,基本就到九點了,再練琴,孩子、家長都很疲憊。

這里面的關鍵還是收入難題,和老師教學,市場飽不飽和全無關聯。去年4月,周瑩在的外貿公司倒閉,這是她從畢業起就入職的一家企業,在里面待了15年。公司關門后,員工按年限領了幾箱進口餐具算作補償,周瑩領得最多。失業在家,朋友們勸她全職輔導孩子,讓孩子把學琴堅持下來。

“算了,學琴留給中產階級吧,我們不摻和了?!敝墁撜谙朕k法把琴處理掉,詢問了幾家琴行,開價高的15000,低的叫到4500。周瑩把琴掛到了二手平臺,問者寥寥。

4.png

藝培圈有種說法, 叫“學一個鋼琴,相當于報八個班?!背桥d趣支撐,可見消耗之大。

6

事實上,2018年下半年,呂喆就感覺“賣和教都到頂了”。呂喆說:“當時,有多少臺琴都敢干琴行。我見過最少的只有三臺琴,規模大的能放到幾百臺?!?/p>

一方面,并沒有那么多市場可以拿去消化;另一方面,大多數琴童在幼兒園階段開始學,而在小學三年級,最晚六年級會停止學琴,增補的同時流失也快。

琴行遍地開花,也就埋下了遍地的雷。

事實也是這樣。2018年后,A股唯二的兩家鋼琴企業銷量陷入了下滑通道。2019年至2022年,海倫立式鋼琴銷量由36738臺降至22792臺。同期,珠江鋼琴的銷量由156100臺降至110200臺。

寒風乍起,從業者卻沒能感覺到。

“即便感覺得到,有些也來不及反應?!眳螁捶磻€算快,他去年加入了某國產鋼琴旗艦店,做品牌文化推廣和銷售。背靠大樹好乘涼,呂喆每個月能銷售出十多臺。雖然每賣出去一單提成不過百,有的甚至幾十塊,還不到2018年的二十分之一,呂喆反而挺踏實。

7

“去年一年,肯定比以往都難?!眳螁凑f,他慢慢地習慣接受不爭的現實。盡管,他有時候仍然會像年輕時一樣不屈服于命運。

他開始用視頻記錄工作中的一些故事,會在送琴入戶的同時,用手機錄制全過程,剪輯成短視頻,每周更新兩到三條內容,每天做一回直播。店面也重新做了裝修,把交互空間擴大。

跟著送貨車在街區穿梭,呂喆注意到,原本有大店面的培訓機構大多都隱身了,一些從租金高昂的商場退到住宅區,一些規模上變小了,一些干脆不在了?!芭嘤柺袌龊玫臅r候,機構會周期性采購一些實惠、皮實的琴型,一次性5至15臺。也有租賃的?!?/p>

與之對比,今年的培訓機構多數在往外出琴,幾乎沒有采購新琴的訂單。呂喆的主要客戶變成了初學琴的娃娃、計劃躺平的年輕人,也有一些賣給了老年人。

和呂喆一樣,經歷了沉浮的董宇也做過各種工作,賣海鮮、送快遞、跑出租、刷浴柜,幾經輾轉,董宇還是去了一家二手鋼琴廠干起了老本行,給琴刷油漆。

5.png

不久后,董宇跳槽去了當地最大的二手進口琴公司,做起了一名網絡銷售員,每晚做直播,教授網友鋼琴知識和選琴技巧。

8

在鋼琴行業的巔峰與沉寂之間,譜寫著人跌宕的一生。

2005年,28歲的沈永生在寧波開了一間60平米的小型琴行。接著,沈永生用了十年時間,連開十八家連鎖,成為該地最知名的品牌之一,擁有最龐大的學員群體。

2017年,沈永生注冊了“藍調小生”社交賬號,錄制課程在線投放,兩個月漲粉26萬。2018年,沈永生成立布咚音樂,搭建內容團隊,專注線上音樂教學。截至去年末,“藍調小生”的學員超過50萬人。

沈永生的學生有個特點,大都在50歲以上?!八{調小生”每晚八點到十點會做直播,一邊示范,一邊講解,選擇的也多是《片片相思賦予誰》、《在水一方》、《云河》等懷舊曲目。

在沈永生看來,市場競爭加劇會讓從業者重新思考自身以及行業?!颁撉偈袌鱿禄目陀^數據就擺在那。但作為從業者,更要看到鋼琴教育本身出了問題?!鄙蛴郎洑v了太多案例,一些機構把有興趣學琴的孩子非要往專業方向去培養,“放棄成了大部分孩子學琴的一個結局?!?/p>

把孩子的學琴路堵死了,也就把自己的路堵死了。有統計顯示,2022年初,音樂培訓機構有65萬家,其中專業琴行2.5萬家,到了2023年初,這一數據直接減少了30%。

6.png

“鋼琴是一種音樂表達,懂不懂樂譜、樂理,都可以去欣賞,去彈奏,這是音樂的本質?!鄙蛴郎冀K相信,有想象空間的東西才有樂趣,“每個人彈出來的不一樣才重要?!?/p>

“工作室是未來的主流。內容上,會從原來單一的專業性教學,變成興趣主導、專業相輔的模式。獲客招生會跟互聯網結合?!鄙蛴郎敢獍堰@個變化過程看作是一種向死而生。

9

沈永生是慈溪人。在江東以及北方一些城市,人們會把冬青這種常見植物喊作“凍青”。

相比于“冬”這種對于周遭環境的觀察,“凍”這一類切膚的感受則更為直接。事實上,很多時候,靜心觀察比快速反應更重要。有了新的視角,才可能有創新的行動。

相比于去辯論“鋼琴有沒有崩盤”,“為什么會崩盤”,放下習以為常的思考方法和理解方式,從最深層的本源處觀察更有意義。如果想要有不同的未來,就必須超越那些零敲碎打的表象,開始觀察我們所處的環境。

只有當人們停止將問題外部化,才能真正意識到自己在問題形成過程中扮演的角色。要理解自己在塑造現實的各種影響力中所起的作用,需要通過觀察來審視這些影響力的演變。唯有如此,個體才能生長出力量,而其它的期望不過是一種模糊的希望罷了。

我們生活在一個史無前例的時代??謶謺屓藷o法面對真相,知道的越多,越容易恐懼。而創新者的經歷和思想能給人希望和可能性,幫助人們看清身處其中的更大的系統。

在遇到擔心和焦慮的情況時,人們往往會回到自己最習慣的行為方式上去,去從外部找各種原因,想要把以往做過的事情做得更好,在原有的世界觀里尋找安全感,反而與外面的世界更加隔離。

客觀上卻是,能夠預測或重復的事情越來越少,問題越來越不能被清晰地界定,風險會越來越高,游戲規則和參與方式的變化越來越快。人們需要建構一個新世界,擺脫對習慣的依賴,不再將新的現實套入舊的框架。

10

2019年,董宇在互聯網上意外地火了一把。

一名大貨車司機在拉貨出庫時,偶然間看到了滿身灰塵的董宇,坐在制琴車間里,隨興而熟練地彈奏起《我愛你中國》,于是順手拍了一段小視頻,發到社交媒體上。誰也沒成想,火遍全網。

多家媒體采訪并邀請董宇上節目,講述他的故事。憑借熱度,董宇曾在4個月內賣出3000多臺鋼琴,超過一些實體琴行一年的銷量。

閑下來時,“網紅”董宇還是會把鴨舌帽一轉,自在地坐在鋼琴前,彈一首《穿越時空的思念》。那些高的、低的過往,像風一樣擦身而過。

鋼琴的春天,猶如人生的初春。而鋼琴的寒冬,則讓人在悄然中體會到冷意。

2022年,“藍調小生”的營收開始小爆發,是前一年的5倍,2023年又增長了30%。沈永生把20家門店整合成一家旗艦實體店,也正打算把自己手頭的二手琴工廠關掉,專心做線上。47歲的沈永生越來越熟練地應付直播時的調侃,面對屏幕喊出:謝謝某某送出的禮物。

沈永生說他最愛彈的曲目是《You Raise Me Up》,里面有一句:我們都需要鼓舞,才能走過狂風暴雨的海。

7.png

有一次,沈永生想要在視頻里討論:鋼琴行業還有未來嗎?

一名網友隨即在后面留言:“鋼琴不是剛需,吃飯才是剛需”。明知是調侃,但眼下讀來,總難掩幾分苦澀。

本文配圖來自《羊與鋼的森林》

1、本文是 芥末堆網原創文章,轉載可點擊 芥末堆內容合作 了解詳情,未經授權拒絕一切形式轉載,違者必究;
2、芥末堆不接受通過公關費、車馬費等任何形式發布失實文章,只呈現有價值的內容給讀者;
3、如果你也從事教育,并希望被芥末堆報道,請您 填寫信息告訴我們。
來源: 芥末堆
芥末堆商務合作:王老師 18710003484
  • 鋼的琴,繁的花分享二維碼
国产一区二区真实艹逼视频_日本性爱动态图_亚洲精品一级无码中文字_一本色道久久综合亚洲HEZYO